2015年10月09日 来源:广西日报 作者:卢彬彬 罗 侠 罗 珊 莫 岑  浏览:0
0 收藏 打印 增大字体 减小字体

  ■核心阅读:

  10月5日,来自柳州、河池等地的17名驴友在金秀瑶族自治县忠良乡长滩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露营失联。7日21时30分,17名疲惫不堪的遇险者获救,结束了两天两夜的求生之旅。这起生死大营救让人们再次聚焦户外探险运动,审视应该如何建立制度规范“任性”的驴友,对组织者、参与者各自应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做出界定,进一步推动户外运动有序规范发展。

乘坐冲锋舟前往救援

  1 现场直击:两日两夜营救消耗巨大

  “骨头都散架了,这个国庆可真不轻松!”10月8日上班第一天早晨,一线指挥救援17名被困驴友的金秀瑶族自治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焉东,一瘸一拐地回到办公室——他在救援一线连续奔忙跋涉56个小时,早晨起来发现双脚已磨出血泡。

  从5日接到求救信号,到8日凌晨3时搜救结束,这个地处大瑶山深处小县城的近千人,度过了紧张疲惫的50多个小时。

  人命关天,17名驴友的遭遇牵动着全区众人的心。5日至8日,自治区主要领导以及分管领导多次作出批示,要求当地全力搜救并不时电询搜救情况。5日晚,来宾市领导赶赴金秀,连夜与县乡村干部以及当地熟悉山情水文的群众商谈,安抚失联家属的情绪。直到6日下午,搜救队员发现被困人员并确认安然无恙后,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金秀县委书记韦佑江掰着手指头告诉记者:“3天来,县里出动了100多名公安消防干警、200多名干部群众,40多名医生护士、300多名后勤增援人员,80多台次各种车辆、冲锋舟,救援人员总计徒步近40个小时翻山越岭搜救遇险者,直接经济支出估计11万多元,这还没包括当地向导以及其他后续工作等衍生费用支出。”韦佑江说,经济损失还是次要的,当时天降暴雨,金秀部分乡镇成了孤岛,还有几个乡镇村屯属于失联状态,县里发出紧急动员令,要求排查灾情,严防人员伤亡。可救人要紧,接到报警,县里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将已经派出去排查道路和乡镇警情的干部干警又全部召回来,组织搜救。该县消防大队长陈泓说:“连续3天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我手头就40多人可用,派出去30多人,就只剩10多人组成预备队,要是当天县城或村寨发生大的火警,那后果不堪设想。”

  据悉,当地森林公安部门以及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对这17名驴友进行了处罚。

运送食物到河对岸给被困人员

  2 记者调查:驴友频频遇险原因何在

  据参与救援的消防队员唐莉顺观察,遇险的17名驴友,有些人有一定户外活动经验,也做了一些准备,可有些人穿着拖鞋背个包就进了山。

  没有熟悉当地情况的领队、没有遇险逃离的预案、没有合适的户外求生装备,当洪水来临时连最基本的救生设备都没有。在记者一再追问下,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驴友表示:早在9月他们就在一个户外QQ群里讨论前往金秀露营的事,当时他连金秀在哪里都搞不清楚,他们当中很多人也是10月2日进入长滩河谷后才知道这里的情形。3日,听到台风要来的消息,他们做好了撤离的准备,但没想到洪水瞬间将一条小河变成了奔涌的巨流。

  多年从事组织户外旅行工作的领队谢国爱说:“他们能安全获救实属幸运。无论是登山还是露营,有经验的组织或领队绝对不会组织‘说走就走’的旅行,一定是经过考量调研当时当地的地理环境、气象条件,符合安全才能出行。”

  “金秀搜救遇险驴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金秀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副县长李成金介绍说,长滩河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域十分危险,禁止游客进入。即使勘探人员进入此地开展勘探工作,也须提前向相关部门提出申请,经批准后由保护区人员带入。

  金秀瑶族自治县大瑶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谭海明呼吁,驴友们不能为了个人兴趣就为所欲为,他们的活动并不是个人的事,而是牵动着全社会的神经。

护送被困人员出山

  3 专家呼吁:民间户外运动亟需规范

  与风起云涌的户外运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的户外文化发展相对滞后,目前还没有明确法律法规,对民间自发组织的户外自助游活动做出专门的规范。

  “相比之下,国外的户外活动组织则更为得当,管理也更加规范。”来宾市旅发委纪检组长莫静说,国外非营利性的民间机构发展得较为成熟,户外旅行玩家也有很强的安全意识,有些景区还设置有专职的攀登巡守,为登山者提供及时帮助。

  针对“救援的费用是否应该由政府掏腰包”这一问题,莫静说,随着探险旅行成为时尚,遇险和救援的情形肯定会增多。如何改变救援方式,从而提高救援效率、减少资源浪费,应该提上议事日程。“应该建立起由政府、社会、个人分担救援费用的模式,而不应该全由政府掏腰包。尤其是对于明知故犯的违规驴友而言,个人应该承担全部的费用。”广西南国雄鹰律师事务所黄小武律师说,除了立法明确户外活动的范围定义外,还应该构建包含户外运动的经营主体、项目、准入形式等内容的准入制度。另外,当前户外运动事故主要以驴友的人身伤亡为主,集中在民事赔偿方面,而有关驴友在户外运动中产生的植被破坏、违规出入景区等方面的行政责任,以及救援费用分担等问题还处在萌芽状态和灰色地带,亟待通过构建相关立法予以促进和完善。

扫二维码,手机阅读本文
编辑:凝望
分享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