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19日 来源:岑溪市委宣传部 作者:覃波  浏览:0
0 收藏 打印 增大字体 减小字体

  九月初的一天,秋雨连连,风雨交加,但在岑溪市糯垌镇昙海村中一个鱼塘边的一间高一层面积约120平方米且没有装修的水泥楼里却热闹非凡,十几个人围观着老幼共5个人组成的“小乐队”,“小乐队”正在弹唱着一首优美动听的歌曲——《南泥湾》。只见一位高瘦且头发全白的老爷爷动作优雅地拉着二胡,一位中年男子尽情地弹着中阮琴,另一位中年男子手执麦克风,正尽力高歌,特别引人注目的是一位身着白衬衣的少年手脚同频舞动着钢琴,还有一位小孩子正专心致志地弹着扬琴,雨声、歌声、音乐声、笑声、掌声,五声齐鸣,交织在一起,整个场面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海洋中……

  不知情的人以为这5个人是村中邻舍聚在一起的音乐爱好者呢,然而这同台合弹合唱的却是一家子。主人翁是现年80岁的林日钊,还有56岁的大儿子林东生,42岁的二儿子林东华,12岁的孙子林正宇,9岁的曾孙林渭松。

  说起这一家子,虽然没有像大剧团乐队那样高水平的音乐水准,但其四代同台高歌尽兴,接力传承着乡间音乐的文化元素,其乐融融,在农村中极为少见,谁不为之赞叹,令人敬佩,更让人陶醉……

  六十五年不平凡的弹唱之路

  1938年出生于糯垌镇昙海村一个贫苦家庭的林日钊,三个哥哥都常与音乐为伴,也算是生长在一个音乐世家,受家族传统文化的影响,注定他的人生路充满着吹打弹唱的文化艺术“味”。

  他从3岁即1941年开始,常常偷偷地跑到三个哥哥组成的音乐家庭活动会旁边,听听他们的弹唱,欣赏着乡间浓郁的音乐味,有时一听就是一整天,甚至听到连午饭都忘记吃,虽然总觉得肚子饿,但他脑子里总觉得饱饱的。从此以后,他便爱上了音乐,并逐步学会一些歌曲,尤其偷偷地模仿学拉二胡,在无人指教的情况下,通过自学学到拉二胡的手艺,更是产生自己拥有一个二胡拉的梦想。

  但是,当时他的家庭经济极度困难,要想拥有一个二胡难过上青天。办法总比困难多,精明的林日钊便产生了自制二胡的念头。

  1958年春节刚过,他刚满20岁,便上山找回硬杂木先模仿修二胡杆,用竹筒截制成琴筒(即共鸣箱),用剑麻纤维代替马尾,并相应用手工制作配套的琴杆、琴轴、琴皮(膜)、弓杆等,经过近20天的努力,终于制成一只既能拉得响又能用得上的“土二胡”。此时的他,高兴得跳了起来,不用花钱也能实现了自己拥有乐器二胡梦,改变自己以前只是伴看伴听音乐的配角,如今自己变成做到有自主权的自娱自乐主角。

  但是好景不长,由于第一次自制二胡经验不足,存在不少问题,只拉了三年自制的二胡便烂掉了,真是“短命”。

  一时都难离开二胡的他,1961年冬,他又自制作了第二只二胡,不断总结以前自制二胡的经验,寻找不足,扬长避短,结果只用几天时间就制出了既大声、音质好,又耐用的二胡,一拉便长达10多年。自那时起,他只要有空,每天都拉上一曲,唱上一段,正可谓一曲解千愁。

  可是,自制的总是与专业设计师制造的二胡存在着一段差距。当看到别人购买回来的二胡既美观大方,音质又好时,他便下定决心“换代”。

  1971年上半年,33岁的他,不经家人的同意,将家里饲养的一窝鹅苗卖掉,总收入只有50元,便拿走25元,偷偷地步行2个半小时到岑溪县城的百货大楼购买一只精致雅观的二胡,家人知情后,不但没有骂他,反而支持鼓励他,他更是受宠若惊,又掀起了新一轮的弹唱生涯。

  自1980年以来,随着大儿子、二儿子的长大并结婚,生男育女,特别是有了孙子和曾孙后,逐渐更换增置了一批琴类和胡类,儿孙和曾孙也不断自学成才,拜师学艺,如今一家四代都能同台弹唱幸福之歌,林日钊这么一拉不知不觉便拉过65个春秋,至今他还兴趣勃勃,常与子孙一道共享天伦之乐。

  儿子接力续弹乡村曲

  今年57岁的大儿子林东生,也是一个音乐爱好者,从小跟随父亲自学成才。出来工作后,当上一名“司机大佬”,多年从事客运工作,靠微薄的收入维持家庭经济开支。即使辛苦,每当开车回来后都与父亲和弟弟一起弹上两曲,尝尝“音乐快餐”。

  为了把家庭音乐活动搞得更有声有色,林东生便在2008年8月,他投资6000多元,到南宁朝阳广场购买扬琴、高胡、中胡等设备回家。

  今年42岁的二儿子林东华,在1989年刚满13岁的时候就自学二胡、秦琴,常与家人同娱同乐。

  随着音乐设备的更新增置,两个儿子的附乐伴乐,不但吸引了本村和本镇内的糯垌街、塘坡村,就连镇外的筋竹、大业、诚谏、南渡、三堡、波塘、岑城等地的音乐爱好者慕名前来凑热闹,自发组成一支业余的音乐队,多的达30余人,他的家门顿时门庭若市。由于人多屋小,从2013年开始,从室内走到室外,在屋前平地上不断继续上演乡村交响曲。

  为了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林东生于2013年又投资7万多元,在屋前的路旁建成一层120平方米的水泥楼房,把音乐活动又转移到这间“音乐楼”中,把家庭音乐文化搞得越来越红火。

  孙子曾孙上阵闪光彩

  他的孙子林正宇,现年12岁,是二仔林东华之子,5岁那年即2011年,在市二幼中班读书便开始学电子琴,在街上以85元购买一只低档次的电子琴回来跟其爸爸学,兴趣来后又找专业老师请教指点,学前班结束后转学钢琴,林正宇的钢琴弹奏兴趣越来越浓,算是音乐方面的好苗子。

  为了让林正宇更有出息,他爸爸林东华又投资近3万元,送去南宁的广西艺术学院专门请高级教师辅导传教3年之久,林正宇的琴艺大有长进,逐步走上钢琴演奏的舞台,并且在这个舞台上闪出一道道光环。2016年7月,林正宇在参加中国国际钢琴艺术节·伯牙奖广西赛区决赛中荣获儿童B(一)组特等奖;2017年8月,参加中国音乐家协会音乐考级委员会组织的考级并通过了钢琴十级;2018年7月30日,林正宇有幸被推送参加第七届香港国际青少年钢琴大赛广西赛区比赛获得一等奖;最近参加的2018年李云迪云指肖邦全国巡演南宁站琴童选拔赛,初赛和复赛得中获第一名,到总决赛时,由于“失手”,林正宇只获得第8名的成绩,但有幸得到机会,与另9位琴童一起,将在9月15日于李云迪大师同台演出。

  曾孙林渭松,现年9岁,是大仔林东生的孙子,从5岁开始又受家庭文化的教育和影响,也开始自学扬琴的弹唱,现在不时与家人参加大合奏演唱活动,传承着祖孙四代的乡间文化艺术,向人们展示出四代接力同台合奏赞美乡村振兴战略的赞歌,不断演绎着文化传奇的乐章……(覃波)

扫二维码,手机阅读本文
编辑:拔萝卜的萝卜
分享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