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县域旅游、美食、住宿、民俗哪里找?天天上县等你来
2019年03月20日 来源:南国早报客户端 作者:记者 赵敏/文 何定坚/图
0 收藏 打印 增大字体 减小字体

  3月14日上午,南宁市武鸣区组织多部门到武鸣生力军生态农庄,对该农庄进行依法拆除。据了解,该农庄曾是南宁最大的休闲农庄。

  ▲农庄门口被封锁拉警戒线。

  南国早报客户端记者了解到,武鸣生力军生态农庄位于双桥镇腾翔村,于2012年12月24日举行开工剪彩仪式。据悉,该农庄总投资5000万元,建设占地500亩,划分养殖、种植、商务及休闲娱乐四大功能区。生产、生活、生态“三生一体”,集观光、度假、农业劳作经营于一体的拓展模式。节假日期间,有很多人自驾到该农庄游玩。

  ▲木架结构房正在拆除。

  今年3月9日,南宁市武鸣区双桥镇政府、武鸣区国土局、武鸣区农业局、武鸣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四部门向该农庄发出《责令限期拆除催告书》《限期拆除通知书》,认定该农庄未经政府及有关部门依法批准,擅自占用农用地进行非农建设,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有关规定,限农庄三日内自行拆除,恢复土地原状。

  ▲拆除现场。

  该农庄法人谢先生表示异议,列出多项依据表示该农庄并非未经相关部门批准而非法占用农用地进行非农业建设。他向南国早报客户端记者表示,2013年3月28日,他与南宁市武鸣区双桥镇政府(原武鸣县双桥镇政府)签订《南宁市武鸣县生力军特色种养农业有限公司特色种养农业项目投资协议书》,并经原武鸣县发改委立项批复,经政府农业局等部门批准和默认及许可才开展项目建设规划。2012年5月15日,武鸣县发展和改革局武发登(2012)33号文件也对该项目进行批复,即关于南宁市武鸣县生力军特色种养农业有限公司建设《印象·壮乡》武鸣县生力军特色种养农业项目投资备案请示的批复。

  3月14日下午1时30分,南国早报客户端记者来到武鸣生力军生态农庄看见,现场一片废墟,不少木架结构房已被拆除,还有多台挖掘机进行拆除作业。

  ▲农家四合院变废墟 。

  ▲游泳池被拆。

  ▲一套清理出来的电子鼓。

  南宁市武鸣区综合执法局有关负责人对南国早报客户端记者说,该农庄未办任何手续,前不久已下达通知,要求农庄人员自行拆除。但农庄自行拆除速度较慢,所以组织多部门联合执法,依法拆除。

  来源丨南国早报客户端记者 赵敏/文 何定坚/图

  相关新闻:

  武鸣生力军生态农庄等“五星农庄”被拆的教训是双方面的

  据《南国早报》报道,因占农用地进行非农建设,近日,南宁市武鸣区组织多部门,对生力军生态农庄依法进行拆除。同时,兴宁区两处农家乐也因违法占用耕地被取缔。

  “生力军”被拆令很多人愕然,因为“生力军”规模庞大、经营已久、名声响亮。

  规模上,“生力军”2012年12月开工建设,总投资5000万元,建设占地500亩,曾是南宁休闲农庄中的“一哥”;经营上,“生力军”分为养殖、种植、商务及休闲娱乐四大功能区,集观光、度假、农业劳作于一体,经营已有数年时间;名声上,“生力军”曾经红极一时,在我区的《2017年度四星级(含)以上乡村旅游区(农家乐)评定单位名单》中,当年南宁市新增的五星级乡村旅游区只有两家,“生力军”跻身其中,端坐“五星农庄”位置。

  然而,法律的红线踩不得。当地有关方面认定,“生力军”未经政府及有关部门依法批准,擅自占用农用地进行非农建设。因此,不管其规模有多大、经营有多久、名声有多响,最终难逃被拆的命运。而这,恰恰又反映了管理部门不受其他因素干扰、以铁腕整治乱象的坚定决心。

  事实上,近日被拆的除了“生力军”外,还有不少存在类似问题的乡村旅游点。对于这些“生力军们”来说,教训当然是极为深刻的。

  可是,我们也需要看到,农庄可不是一天建成的,名气也不是一天打响的。以“生力军”为例,看到其突然被拆的新闻,不少人都在发问:当其建设如火如荼、经营如日中天之际,当地职能部门是没发现其违法违规呢,还是发现了却没有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呢?这个问题,要想自圆其说,恐怕并不容易。

  一个小问题不能得到及时纠偏、喊停,就有可能滋生、蔓延,甚至有可能被借鉴、被效仿。收拾后面的大摊子,显然不如最初就把小火苗掐灭。这是从古讲到今的“防微杜渐”的道理所在,更是职能部门“抓早抓小”的责任所在。新闻中说,“广西不少乡村旅游点都因不同程度存在违建问题需拆除”,这样的情况需要重视、需要反思、需要改变。

  如今,我区正在推进全域旅游战略,大力发展乡村旅游。数据显示,2018年广西乡村旅游接待游客约3.08亿人次,约占广西接待游客量的45.1%。我们鼓励更多的农庄做大做强、分享乡村旅游这块“蛋糕”,但同时我们又要保护、守住农耕地不可随意占用的红线,这就需要各地农庄和管理部门两方面都吸取教训,这方依法守规,那方勤于监管,才能使乡村旅游健康、有序、高效地发展,既利个体,又利全局。

  比起作为个体的“生力军”来,职能部门从事件中吸取教训更为重要、更为迫切。后来的“生力军”倘若不吸取教训,自有法律作出制裁;而监管者如果总是“慢半拍”,是不是也要打板子?监管者,当需被监管。

扫二维码,手机阅读本文
编辑:芝洲莫鱼
分享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