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31日 来源: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   浏览:0
0 收藏 打印 增大字体 减小字体

  来宾警方捣毁特大制毒窝点,共查获冰毒成品和半成品共877.1千克

  昔日“来宾首富” 今成“绝命毒师

警方捣毁制毒窝点 昔日

  警方在现场缴获的制毒工具和原料。 警方供图

  来宾讯(记者黄必成 通讯员莫崇贵)1月18日至25日,来宾和金秀两级公安机关在瑶山深处,成功捣毁了一个制毒大窝点,共查获毒品冰毒成品和半成品共877.1千克,制毒化工原料和配剂14.32吨,查封制毒设备、工具一批,查扣制毒运输车5辆,扣押毒资7万元,缴获军用手雷1枚。1月30日上午,来宾市公安局在金秀瑶族自治县举行新闻发布会,这次被抓捕的涉嫌制毒大头目竟然是昔日来宾“首富”兰某固父子。兰某固从2014年开始躲进金秀深山里,用了两年多时间来研究制毒。

  2017年11月中旬,来宾市公安局禁毒支队获悉,有大宗毒品从金秀往外地贩卖,该县境内存在有人制造毒品的嫌疑。鉴于案情重大,来宾警方从禁毒支队、金秀县公安局等部门抽调警力成立专案组,对案件展开调查。

  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侦查,案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曾经是来宾“首富”的兰某固父子有重大制毒嫌疑。专案组民警克服各种困难,确定制毒窝点位于蒙山县夏宜乡、平南县马练乡和金秀县罗香乡等交界处的金秀县忠良乡六卜村文二屯六冷林场内。

  今年1月17日晚上11时许,专案组获得可靠信息:兴宾区的男子覃某将赶往蒙山县境内,准备与兰某固进行一宗大笔的毒品交易。

  18日凌晨,埋伏在六冷林场“山门”——一处高坡顶上的一栋小楼,由禁毒支队领导带领的抓捕组发动突然袭击,在此秘密将兰某固34岁的儿子兰某控制住,缴获了他驾驶的一辆小轿车。

  金秀县公安局禁毒大队领导带领的第二抓捕组,在“山门”附近“守株待兔”,将蓝某新等涉案人员抓获,并扣押了蓝某新驾驶的一辆小轿车。19日零时30分许,兰某固开着一辆小轿车从林场的制毒窝点出来,贩运毒品途经“山门”时,被埋伏在此的民警截住。兰某固被拉下车,他的车上缴获冰毒68.2千克。

  与此同时,在蒙山县新圩镇附近伏击的两个抓捕组将前来购买毒品的嫌疑人覃某抓获,当场从其驾驶的小轿车上查获现金7万元。在另一处地方,将兰某固的女友罗某抓获,并扣押其驾驶的小轿车。

  

警方捣毁制毒窝点 昔日

  警方在现场缴获的制毒工具和原料。 警方供图

  根据嫌疑人的交代,警方随后端掉了距离“山门”3.5公里远、位于林场深处的制毒窝点,里面储存的毒品和原料令人触目惊心,制毒实验室、厂房一应俱全。警方共在这里缴获冰毒700.4千克(其中成品48千克,半成品652.4千克),制毒原料和配剂9548千克,查封制毒设备和工具一批,缴获军用手雷1枚。

  根据兰某固的交代,他在蒙山县城附近和新圩镇还租了两处仓库,专门用于囤放毒品成品和原料、配剂。专案组随后从两处仓库查获冰毒成品108.4千克,制毒化工原料、配剂4775千克。

  今年59岁的嫌疑人兰某固交代,2014年,他开始学习研制K粉、冰毒,历时两年。学会后,又把在外国留学的儿子叫回来一起。其制毒所使用的部分原料在荔浦县县城购买。24日,专案组在荔浦县某化工店将涉嫌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的韦某顺、韦某香兄妹抓获。两人承认,为牟取利益,在未经公安机关禁毒部门备案,未办理任何相关手续的情况下,私自以3200元的价格将1吨易制毒物品卖给兰某固。

  目前,犯罪嫌疑人兰某固、兰某、蓝某新、覃某、罗某(41岁,柳州市人,兰某固的女友)、覃某妹(39岁,兰某的女友)、韦某顺、韦某香等8人已被刑事拘留。

 

  负债近4亿元,他选择铤而走险

  买来化学课本 研究制毒技术

  #FormatImgID_2#

  在看守所里的兰某固。

  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记者黄必成 文/图

  从昔日的来宾“首富”变成毒枭,兰某固的“转身”让很多债主惊谔不已,他至今还欠着银行和来宾民间近4亿元的债务。1月30日下午,在警方的特许下,记者走进金秀瑶族自治县看守所,采访了兰某固。

  经营有方曾经风光一时

  59岁的兰某固身材瘦小,不算高,但眼睛有神。他告诉记者,自己是兴宾区平阳镇人,1976年高中毕业。他对机电安装特别感兴趣,也十分在行,经常在农村帮人维修电视机,国营工厂的变压器坏了也找他维修。当时他每天已经能收入两三百元。

  后来,当地一些私营煤矿老板向他借钱,亏了还不起债,就把煤窑抵给了他。有机电技术,加上又有了煤窑,他很快富裕起来。

  开煤矿挣钱后,兰某固开始把眼光投向外面。他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他到当时的来宾县城发展。当时正在开发柳来路,每块地皮价格才1万元,他一下子买了四五块,也给哥哥买了两块地皮起房。

  1996年,兰某固花数千万元在柳来路自己的地皮上建起了酒店,不仅经营客房,还在大厦里开起了娱乐场所,一时间成了当地有名的酒店。他本人也成了当地的经济能人。

  非法集资让他债务缠身

  若是兰某固认真经营自己的酒店,再选择好的投资项目,也许不会走今天的歪路。他说,当年经营酒店时心太野,总想往外投资。

  根据其讲述,后来有个贵州煤矿的老板欠他600多万元,愿意拿矿抵债,他便到贵州尝试着投资。由于国家对煤矿行业管控越来越严格,他虽然投了几千万元去搞技改,但没有挖得多少煤,还因整改不彻底被勒令停产。为了维持煤矿的运转,他跑回来宾,放出风声,说自己在贵州开矿有钱,以高额利息诱惑更多人入股。结果很多人拿钱给他投资。刚开始,他还兑现利息,后来没有钱了,干脆不露面了。

  后来,煤矿倒闭,银行和债主向警方报案,兰某固非法集资事情由此败露。由于证据不足,最终由银行和债主通过诉讼解决。2005年,在债主的申请下,法院查封兰某固在贵州的7个煤矿和在来宾的所有资产。兰某固离开家四处躲藏。

  制毒曾发生三次爆炸

  很多债主并不懂得,在2002至2004年非法集资最红火的时候,兰某固已经想到了退路问题。他告诉记者,那几年,他委托人先后到金秀县承包起了三片林地,面积共5300亩,种植杉树等经济林。2005年贵州煤矿倒闭后,他为了躲避债务,就四处晃荡。

  直到2012年,兰回到自己承包的金秀六冷林场,躲进深山里。接下来两年,他为了节省钱,便自己钻研配制农药和化肥。到了2013年下半年,他用20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买来化学课本,研究起了毒品。他先是制出了毒品K粉。但见K粉市场价格低,加上担心投入市场后,警方容易找上门来,转而研究“高端产品”——冰毒。

  他用了两年时间,投入30多万元买下原料,不断实验,曾经三次发生爆炸,两次烧毁了厂房,自己的手也被烧伤。2017年8月,他把成功研制出来的冰毒向刚从法国留学回来的儿子兰某“显摆”,并想扩大冰毒“生产”规模,用以还清近4亿元的债务。不过,没过多久,就落入警方之手。

  对不起20年未见的妻子

  兰某固称,他最对不起的人,是20年未见的妻子。

  兰说,自从他生意失败,欠下巨额债务后,就知道此生真的很难把债务还完,因此才铤而走险制毒。他坦承,自己已经几十年没有睡过好觉,进到看守所后,反而睡得好。

  “我有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我最对不起的是我的妻子,我有20年没有见到她了。这些年,为了躲避债务和制毒,我离她远远的……”说这些话时,兰某固语气低沉,眼圈湿润。

扫二维码,手机阅读本文
编辑:芝洲莫鱼
分享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