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1日 来源:网络综合   浏览:0
0 分享 收藏 打印 增大字体 减小字体

  2008年3月,69岁的吴仪正式“裸退”,此后她消失在公众的视线里。吴仪出生在长江边的武汉市。武汉市的各种街头小吃,让她对美食有天然的喜好。可早年因为工作关系,奔波于各地,很少能有时间有闲情坐下来,吃一顿家乡的美味。如今离休了,她决定开发自己的美食天赋。

  首先,她先向家政人员学做家常菜,并买来菜谱,观看美食节目,开始自己研究起做菜。经过反复多次地在家演练,吴仪也能像模像样地做几道家常菜了,甚至还学会了做葱烧武昌鱼、酸辣菜苔、煨排骨藕汤等地道的武汉家乡菜。而最拿手的就数武汉名小吃热干面了。

  经过几次在老友们面前显身手做热干面以后,吴仪对做菜的兴趣一发不可收拾,她又生出新的念头,决定自己种菜

  2012年的春天,她在自家院子里种上了青椒,西红柿,冬瓜等蔬菜。但因为自己种菜的地儿太小,而自己撒下的种子又太多,导致苗子长出没多久就老化死掉。在一个老师傅的指导下,吴仪学会了移栽菜苗,分段浇水、施肥,没过多久她就欣喜地发现自己种的西红柿慢慢地变红了,辣椒也越来越大了,而冬瓜居然也长出了三个。初见成效,她更希望扩展自己的菜园子了。

  吴仪有个好朋友叫卢秀荣,在北京西山附近有处房子,本来是想离休后和家人一同来这里住的。可家里人一直忙碌,这房子就处于闲置状态。

  吴仪“看不过眼,接了下来”。她把那块地开辟成菜地,种上了丝瓜、香菜、生菜等各种果蔬。吴仪像个老农民一样奔忙于她的菜地上,天冷了怕冻着这些菜,天热了又怕晒蔫了这些菜,真是每天风里来雨里去的。

  有人问吴仪,为何现在开始热衷于烧火种菜?吴仪却笑着说:“你们这就不懂了,过去我的生活都是满世界地跑,寻常百姓的生活多好啊,既有生气,还接地气。我啊,得把以前错过的日子倒过去,再过一遍!”

  过去,吴仪每天像个陀螺一样不停地转,甚至觉得时间不够用,恨不得变出72个自己。可离休后,她觉得自己最多的就是时间了。

  吴仪年轻时喜欢听钢琴演奏,尤其喜欢到现场听。看着别人两双手在黑白键盘上下跳跃,仿佛跳舞一般的灵动,她就特别向往。终于在73岁这年,她鼓起勇气学钢琴了。

  学钢琴必须会看五线谱,它有直观性,根据音符在线上的位置,找到琴键的位置。钢琴一共88个键,由低到高,分为大字组、小字组、小字一组、小字二组、小字三组。还有升降号,拍号等音乐知识,她就花了一月。

  由于年纪大,手指早已僵硬。但吴仪仍旧每天坚持练琴一小时,从不间断。几年学下来,她已能流利地弹奏《致爱丽丝》、《水边的阿狄丽娜》等经典曲目。独自一人时,她特别喜欢弹奏大学时唱过的歌曲,“正当梨花开遍了山野,河上漂浮着柔曼的轻纱……”一边弹一边唱,沉浸在过去的时光里,无限怀念。

  吴仪很小的时候,觉得中医是个很神奇的学科。可惜,后来的机缘巧合下,她选择了理工科。如今,赋闲起来的她竟再次惦念起中医。她希望自己若有个咳嗽上火的,也能自己为自己看病。

  一名老中医告诉她,要想学中医得先认识基本的药材,还要学古文知识。于是吴仪买了《黄帝内经》、《伤寒论》和《神农本草经》等书,她规定自己每天都要拿出好几个小时的时间看书学习。学中医的人都知道,那些医理知识枯燥难懂,需要十二分的耐心和毅力。为了学好中医,吴仪看书时都是一篇篇细细研读,然后像小学生那样,做笔记,写体会,一直到把这些枯涩难懂的语言全部转化为自己能懂的大白话,她才算自己完全消化了这一篇章。

  几年的学习下来,吴仪也算得上中级水平了。她已经能清晰地描述某个药物进入人的身体以后,身体会起什么样的变化,根据这些身体的变化进而推测出血管的变化。一位有名的中医和吴仪交流学习心得后,称赞道:“中医学到这一步,你已经很了不起了。”

  由于早年工作压力大,吴仪常年失眠。学习中医后,她知道是药三分毒,所以尽量从饮食、作息时间和运动这三方面来调理。

  吴仪喜欢打网球,即使离休后也经常到现场去看各种网球比赛。她的网球袋里常备软、硬两种拍子,还在任北京市副市长时,她就学会了要大力扣杀的硬式网球。早年,她还是女部长软网球队的队长,每周六,没有出国及外事接待任务时,她就一定会到场训练打网球。如今,她更是带领一大批离休后的老头老太太打起了网球。渐渐地,她的睡眠质量变好了,人也更精神了。

  除了网球,吴仪还喜欢爬山,这是整个北京市人民都知道的事。因为大家常常会在周边的山间小路上碰到全副武装的吴仪。她每次登山时都戴着头巾或纱巾,再戴上墨镜,一两好友边走边聊,讲到高兴处还会眉飞色舞开怀大笑。她还把身边的朋友都号召成爬山爱好者,还建了一个爬山小组,定期组织爬山活动。灵山、云蒙山、凤凰岭、青龙峡、香山等都留下她的足迹。

  这就是吴仪,即使在步入耄耋之年也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丰富多彩。她学会了烧火种菜,学会了钢琴中医,甚至带领大家一起爬山钓鱼打网球,把自己融入普通平实的生活里,把普通百姓的烟火日子过得趣味盎然,生机勃勃。

  吴仪:“假小子”与“漂亮女士”

  帅,是吴仪步入政坛时的仪表特征。1988年,吴仪在电视台作为北京市副市长候选人亮相时,便穿着夹克,戴着黑方框眼镜。

  而她出现在国际舞台以后,媒体这样描述吴仪的仪表衣着:“她出现在任何公众场合,总是衣着典雅,花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连战夫人连方是1962年台湾选出的“中国小姐”第一名。2005年5月16日,陪同连战结束大陆“胡连会”回到台湾的连方,在台湾《中国时报》曾着文提及吴仪的美丽:“晚餐时,我们来到一个雕梁画栋依旧在的庭园—瀛台……吴仪便拉着我的手:‘走,咱俩院子里走走,’她下午穿的是一件红色针织洋装,现在换上黑色针织晚装,上面还有晶亮的扣子……银色短发、白皙的肌肤、智慧的双眼,这位‘铁娘子’竟是十分高雅动人。”

  如此外表完美的吴仪竟然终身未婚,这其中有何秘密?

  年轻的时候,吴仪喜爱充满革命浪漫主义和英雄主义的苏联文学。一本《远离莫斯科的地方》不仅使她毅然选择了石油专业,而且在她心中留下了像特曼诺夫那样的白马王子。后来她说:“可能我把生活过于理想化了,其实白马王子在现实中并不存在。”

  就这样,年轻时过于理想化的爱情观和繁忙的工作,令吴仪一直没有寻找到爱情的温馨港湾。吴仪常说自己是一个“快乐的单身汉”。她性格开朗、兴趣广泛。在北京市的几次钓鱼大赛都拿了冠军,惹得那些男同事说:“这鱼看见吴仪漂亮,专往她那里游。”

  从她担任了领导职务以后,许多人都问她:“您手下的那些男人服您吗?”吴仪笑着回答:我一直和男同事相处得很好。她重感情、体贴下属,有男领导少有的细心之处。但工作起来却从容而果决,充满大将风度。有一位省长曾评价她说:“讲原则、重实干,我们的好部长吴仪;讲义气、重感情,我们的好大姐。”

  在国际谈判桌上,吴仪以其机智、干练和强硬,赢得“中国铁娘子”的美誉。早年的亲友们,对于吴仪年轻时的仪表,很少使用“漂亮”这个词。

  少年时代她和哥哥四处迁徙,一度寄居在重庆的亲戚家,之后跟随哥哥去了兰州,并在那里进入兰州女中(现兰州27中)读书。

  兰州女中老校长曾回忆,那时的女生多留长辫,吴仪却把头发剪得短短的,像个男孩子。“班花排不上她,我都没有注意过她穿不穿裙子。”吴仪北京石油学院的大学同学回忆道,“她瘦,皮包骨。”那时吴仪是班主席,当时班上有将近40个人,只有8个女生。“她一直是短发。”吴仪的大学辅导员说,“大学时候的吴仪,一直被人叫作‘假小子’”。

  上世纪90年代,一名采访过吴仪的记者这样描述她的长相:“吴仪长得挺帅,皮肤白皙,五官端庄。线条虽然略硬了一点儿,却为眉宇间添上几分豪爽之气,使她的面孔更加生动。”

  吴仪曾说:“我从没想到要投身政治,只想做个企业家。”1988年,吴仪在电视台作为北京市副市长候选人亮相时,便穿着夹克,戴着黑方框眼镜。吴仪后来承认,她和一般女士在爱好上有一些不同:“我不像别的女同志那样喜欢逛商场。”但是,吴仪爱美的天性却和别的女性没有什么区别。

  1991年,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的吴仪和99位正副女市长聚集杭州,成立中国女市长联谊会。当天晚上,53岁的吴仪在出席晚宴时,冷不丁穿出一袭漂亮的旗袍,顿时点亮了以中性着装为主的晚宴。媒体曾这样描述吴仪的仪表衣着:“她出现在任何公众场合,总是衣着典雅,花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国家强大,是实干出来的,不是空想出来的。”她对于现实主义的履行便是崇尚实干。她形容自己第一是肯干,第二是干一行,学一行,爱一行。她常说:“人前的潇洒是用人后的艰辛劳动换来的。”

  2003年3月,吴仪当选副总理,不久SARS疫情肆虐神州,她再次临危受命,兼任卫生部部长,走到了抗击疫情的第一线。

  1967年的北京东方红炼油厂(后改名为燕山石油化工公司),连个村庄都没有。不满30岁的吴仪以技术员的身份,坐着一辆212吉普车来到这里。她打眼放炮,开着推土机拓荒;她在机器轰鸣的常减压车间里当过司泵工,在一次事故中,她被气浪弹飞了出去。

  后来,吴仪回忆道:“一叶孤舟在人生的汪洋大海里漂浮,要善于找到自己心理上的平衡点。一旦找到了,别人就不能动摇我。我比较顽强,要成为自己生活的主人,不能让舆论左右我。一个单身的女人,没有这一条,很难坚持下去。”

  从青年时期开始,吴仪的身上便充满着理想主义色彩。年轻时的吴仪,是一个“文学青年”。尤其对苏联文学情有独钟,以至于一部关于石油工人铺设西伯利亚输油管线的小说《远离莫斯科的地方》,决定了她对专业的选择,一辈子干石油工业。随后,苏联电影《曙光照耀着莫斯科》里那位精明强干的女厂长,又成为她刻意追求的楷模。

  吴仪,被誉为政坛“铁娘子”。理想主义甚至影响到了她的婚姻。吴仪一直未婚,她曾这样解释,说自己当年看苏联小说太多了,把爱情过于理想化,因而错过了婚姻。“生活没有赋予我这个机会,既然已经这样安排了,就不必勉强,一切顺其自然吧。”吴仪说。

  2007年12月24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中国国际商会会员代表大会上,吴仪说:“我在明年‘两会’后会完全退休,在我给中央的报告中明确表态,无论是官方的、半官方的、还是群众性团体,都不再担任任何职务,希望你们完全把我忘记!”

  吴仪将退休的消息此前已在世界媒体上传开。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在开场白中说:“吴仪女士,她是一位中国人民的杰出代表。”保尔森曾在公开场合形容她是“魅力天成”。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称“吴仪在国际间享有普遍尊敬”。《福布斯》杂志说,吴仪的“铁娘子”让世界印象深刻。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说,她的“铁”性十足的谈判风格很快就让美国人头痛。《南德意志报》的文章把吴仪称为“不妥协”、“坚持立场”的中国“铁娘子”。

  “铁娘子”的称号在日本叫得也很响。不止一个日本学者曾以吴仪称美国是“强盗”为例,称东方的政治家、外交家就要有这种敢于同欧美打对台、为自己国家辩护的勇气。

扫二维码,手机阅读本文
编辑:芝洲莫鱼
分享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