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县域旅游、美食、住宿、民俗哪里找?天天上县等你来
2005年05月27日 来源:新华网 作者: 
0 收藏 打印 增大字体 减小字体

以下是引用片段:国家发改委地区司副司长高广生说,多年来,我国对大中城市的发展比较重视,但是对县域经济的发展重视不够,这与欧洲主要是以中小城市为主的发展模式不同。我国要实现现代化,必须要发展一大批的中小城市。他说:“所以县域经济、县的城市化是非常重要的。”  

  “一个城市的规模不一定能够决定国家发展的趋势,关键在于每一个个体单位的发展程度。”在第八届北京国际科技博览会“中国城市发展与区域经济国际论坛”上,199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剑桥大学教授James Mirrlees语出惊人,结果就中国的城市化问题引发了中外学者的一场争论。 

    Mirrlees认为,过于强调发展大城市会造成城乡之间的巨大差距。他举例说,在中国的城市,住房消费年均大概要6500元,而在农村地区则只有城市的几分之一。 

    为解决这个问题,他建议加大对农村地区的直接投资,用于资助当地民营企业的发展。他说,在西方国家,对农村地区的投资是逐渐上升的;但在东方国家,对乡村地区的投资远不如对城市地区的投资。中国在这方面实际上已有成功的做法,比如上世纪80年代中国乡镇企业的迅猛发展。 

    Mirrlees的观点部分得到了国家发改委地区司副司长高广生的肯定。高广生说,多年来,我国对大中城市的发展比较重视,但是对县域经济的发展重视不够,这与欧洲主要是以中小城市为主的发展模式不同。我国要实现现代化,必须要发展一大批的中小城市。他说:“所以县域经济、县的城市化是非常重要的。” 

    然而,中科院可持续发展研究组的组长、中科院首席科学家牛文元对此却持不同观点。他认为中国大城市发展得还不够,城市化率还应该进一步提高。 

    牛文元说,中国首位城市的作用和贡献目前还比较低,城市化率更是不足。控制大城市的发展是中国城市化战略进程中的误区。据他介绍,美国最大的城市纽约的产值约占全美国GDP的21%,东京占日本GDP的23%,而上海只占中国GDP的5%;英国、法国、美国、日本、德国的城市化率变化大致都超过了65%,而中国只有百分之四十点几。“城市化率低是限制中国财富进一步扩张的瓶颈之一。”牛文元说。 

    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淮也表示了与牛文元类似的观点。他说,我们的城市是需要“提档升级”的,不应停留在“县城放大”的水平上。 

    陈淮认为,要解决好城市功能分区问题,也就是要把城市资源的空间布局按照经济功能划分为若干区域。在这方面,我国的一些超大城市实际上已经在做了。比如说北京市,市区面积1040平方公里,却挤着920万常住人口,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约9000人。为解决这一问题,北京市提出了“两轴—两带—多中心”的城市空间发展总体规划,突破了单一中心高度密集带来的问题。尤其是“多中心”的提法,在市区范围内建设不同的功能区,分别承担不同的城市功能,以提高城市的服务效率和分散交通压力。 

    小城市在加紧升级,超大城市却已在着手建立多中心。也许当中国的大型城市都发展成多中心格局,Mirrlees提出的发展小城镇的设想就实现了。(记者 方烨) 



 

扫二维码,手机阅读本文
编辑:admin
分享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