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05日 来源:右江日报   浏览:0
0 分享 收藏 打印 增大字体 减小字体

  聚焦深度贫困 攻克坚中之坚

  ——百色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探讨

  □百色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古俊彦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到2020年现行标准下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贫困的目标要求。百色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切实把脱贫攻坚战作为统揽全市经济社会发展全局来抓,以更大的决心,以超常的举措,以决战决胜的信心,全力推进脱贫攻坚战,脱贫攻坚取得了阶段性成效。

  就现阶段来说,脱贫攻坚已进入啃“硬骨头”攻“硬堡垒”的阶段,遗留下来的都是“贫中之贫、困中之困”深度贫困地区。今年6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山西省太原市召开了全国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议上就深度贫困问题发表了重要讲话,并提出了解决深度贫困问题的8点要求。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党中央把贫困人口脱贫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任务和标志性指标,全党全国人民要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克难攻坚,为实现建成小康社会而努力奋斗。习近平总书记在这次会议上发表的重要讲话,既是对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进行的再部署,也是为打赢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这场“硬仗中的硬仗”进行总动员。我们要深入学习、深刻领会,准确把握、认真贯彻,聚焦深度贫困,全力攻克坚中之坚,确保百色老区人民和全国、全区人民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

  一、百色深度贫困现状及主要特征

  百色是全国全区贫困问题相对突出的地区,是全国全区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之一。近年来,市委、市政府加大投入力度,整合部门资源,构建“决战贫困决胜小康”的态势,全市脱贫攻坚取得了阶段性成效,部分贫困村屯的贫困状况得到较大改善。但部分地区的贫困问题依然存在,部分贫困群众的生活依然没有改善。

  (一)深度贫困规模依然较大。据统计,到2016年底,全市仍有贫困人口51.4万,贫困发生率15.04%。而深度贫困主要集中在德保、靖西、那坡、凌云、乐业、隆林等6个县(市),共有贫困人口340391人,占全市贫困人口总数的66%,6个县(市)贫困人口发生率均高于20%,贫困发生率最高的那坡县达22.90%,高于全市贫困发生率7个百分点,高于全区贫困发生率15个百分点。

  (二)贫困程度依然较深。深度贫困地区的贫困群众家庭收入结构来源单一,收入主要依赖粗放的种养业。据统计,2016年,全市年人均纯收入2000元以下的贫困户共计34176户,占全市贫困户130573户的26.2%;年人均纯收入500元以下的,全市仍有3911户,占全市贫困户的3%。而深度贫困较为集中的德保、靖西、那坡、凌云、乐业、隆林6个县(市),81.4%的贫困群众年人均收入在2000元以下。除低水平的收入外,深度贫困还反映在一些较为突出的问题。如田东思林镇龙帮村、凌云伶站瑶族乡浩坤村有的贫困户仍居住在简易房中,部分甚至人畜混居,全家财产不足百元。

  (三)深度贫困呈现小连片。全市深度贫困地区的特征主要表现在基础设施和社会事业发展滞后,社会文明程度较低,生态环境脆弱,自然灾害频发,贫困人口占比和贫困发生率高,人均可支配收入低,集体经济薄弱。分布主要集中在大石山区、民族地区、边境地区和水库移民区。对照深度贫困的特征,我市深度贫困主要集中在德保、靖西、那坡、凌云、乐业、隆林等6个县(市)。在贫困村当中,最具代表性的有田东县思林镇龙帮村、田阳县百育镇大列村、凌云县伶站瑶族乡浩坤村、隆林各族自治县克长乡联合村、靖西市安宁乡弄乃村、那坡县平孟镇西马村等,这些深度贫困村基本呈现小连片状况。

  (四)深度贫困与边境问题、民族问题交织。百色是边境地区、少数民族聚集区,边境0~20公里范围内的靖西市、那坡县及德保县贫困村屯以及凌云县伶站瑶族乡浩坤村、隆林各族自治县德峨一带的特少数民族村落深度贫困问题非常突出。据统计,边境0~20公里范围内的靖西市、那坡县及德保县贫困户18118户72328人,该区域农民人均纯收2000元以下的达12400户;未通屯级道路自然屯107个(共319.61公里);饮水困难7275户,共33355人,基本上处于整体深度贫困。

  (五)村级集体经济十分薄弱。受资源、产业等方面制约,深度贫困村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空间小,绝大多数村集体没有经济收入。村级集体经济薄弱,严重地影响了村级组织建设,在一定程度上也制约着深度贫困地区社会各项事业的发展。

  二、原因分析

  造成深度贫困的成因多种多样,有自然的也有历史的原因,但他们的共同点可归结为“位置特殊、人群特殊、观念陈旧、投入不足”。

  (一)生态脆弱,灾害频发。全市石漠化土地为1293.7万亩,占岩溶地形的66.2%,其中,重度石漠化44.5万公顷,占石漠化土地的81.7%,位列广西第一。这些区域,自然条件恶劣、生态脆弱、土地贫瘠、水土流失严重、人均耕地少。全市绝大多数深度贫困村和贫困人口都分布在这些区域。恶劣的自然环境,导致产业发展难、增收脱贫难。

  (二)基础设施薄弱,社会事业发展滞后。由于这些地区水、电、路、通信、上学、就医等设施投资大、成本高、难度大,在一定程度上被扶贫边缘化,致使地处这些地区的贫困群众信息闭塞、文化落后、观念保守、谋生发展能力低,脱贫无门路、无条件、无能力,是深度贫困发生的主因。

  (三)文明程度较低,思想观念落后。一些少数民族贫困群众地处偏远,思想保守、观念陈旧,不愿外出务工,也不愿易地扶贫搬迁;部分群众缺乏信心和勇气,存在“等靠要”思想,脱贫内生动力严重不足。根据建档立卡资料统计,在识别的贫困人口中,深度贫困地区贫困人口中初中以下文化程度占全市贫困人口的92.46%。

  (四)扶贫工作不到位,资金投入不足。自实施扶贫开发工作,尤其是中央作出决战贫困的决定以来,各地先后制定了相应的政策措施,并根据实际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但地处偏僻、交通不便的个别深度贫困地区,由于工作不到位,造成相关的扶贫政策、惠民政策落实不到位。靖西市、那坡县及德保县等边境地区资金投入不足,导致基础设施、产业发展等方面基础较差、底子较薄,在一定程度上加深了百色贫困的深度。

  三、对策建议

  从百色深度贫困的现状来看,贫困规模大、程度深,如期打赢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这场“硬仗中的硬仗”,必须采取超常举措,扎实实施攻坚深度贫困攻坚工作,简称“六条路径四个‘用好’四条建议”:

  (一)六条路径

  1.大力推进生态建设。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广西指出的“广西生态优势金不换”的指示精神,统筹推进退耕还林、石漠化综合治理、营造林补贴、生态公益林补偿、天然林保护等生态扶贫项目,新增指标项目资金优先安排、重点扶持深度贫困地区。深度贫困地区,25度坡以上全部退耕还林,森林管护新增人员全部聘用当地贫困劳动力。坚持“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的发展道路,鼓励支持贫困群众在闲置地发展特色经济作物种植,挖掘林下资源、特色畜禽养殖项目的增收潜力,让贫困群众通过生态建设切实受益。

  2.大力推进易地搬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统筹解决好整村搬迁中“人、钱、地、房、树、村、稳”7个问题的指示精神,坚持规划先行,尊重群众意愿,紧扣精准搬迁对象、新区安置配套、旧房拆除复垦、生态修复整治、产业就业保障和安置社区治理等环节,细化奖惩措施,完善配套政策,加快推进深度贫困地区贫困群众的易地扶贫搬迁,从根本上解决“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深度贫困现状,力争2019年全部完成深度贫困地区易地搬迁任务。

  3.大力推进产业发展。按照每个县(市、区)重点发展3~5个主导产业的要求,着力在特色经济林(油茶、核桃、林下经济)、良种用材林、特色种养业等方面推动深度贫困地区扶贫产业的发展。加大龙头企业、合作社等市场主体培育力度,建立健全利益联结机制,确保每一贫困户都有增收项目。加大特少数民族村寨、边关风光等景区景点的开发力度。大力实施光伏扶贫工程,实现深度贫困村光伏项目全覆盖。深化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和其他涉农资金股权化改革,探索各具特色的资产收益扶贫模式,让更多的深度贫困村、贫困户获得财产性收入。

  4.大力开展培训就业。要把培训转移就业作为缓解深度贫困地区人地矛盾的重要措施来抓,以提高贫困人口劳动技能为目标,大力开展深度贫困地区劳动力培训转移就业工作力度。相关补助补贴优先保障深度贫困地区培训需求。建立健全深度贫困地区劳动力培训转移就业奖励机制。搭建输出输入地劳务对接平台,力争实现深度贫困地区每一贫困户都有1个以上劳动力转移就业。并做到有能力提升的劳动力就业培训全覆盖。

  5.大力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全面强化深度贫困地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进一步夯实脱贫基础。特殊区域需要特殊的措施来攻坚,要紧紧围绕集中连片的深度贫困区域,集中人力财力物力,以大会战的形式推进水、电、路、网等基础设施和卫生、文化场所建设;抓好村容村貌,深化“美丽乡村”活动,从根本上解决贫困地区农村环境“脏乱差”问题。

  6.大力实施教育工程。要把教育作为阻断深度贫困地区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措施来抓,进一步加大对深度贫困地区教育的投入力度,不断改善办学条件。认真落实中央、自治区出台的教育扶贫政策,有效解决深度贫困地区贫困家庭子女上学问题。实行市内大中专院校深度贫困地区定向培养制度。鼓励大中专毕业生到深度贫困地区乡镇、村学校教书育人。同时,积极开展各类政策宣讲、技能培训和思想政治工作,增强深度贫困群众的致富信心和技能本领,激发他们脱贫的内生动力。

  (二)四个“用好”

  1.用好扶贫资金政策。认真落实财政扶贫资金投入总量和增量“双增长”机制,新增财力重点用于深度贫困地区;充分发挥财政资金引导作用,用好产业扶持贷款风险补偿基金和扶贫融资平台,撬动更多资本投向深度贫困地区。

  2.用好金融扶贫政策。创新小额信贷模式,加大信贷支持力度,不折不扣落实扶贫小额信贷政策,推广“政银企保农”五位一体模式,用足用好风险补偿金,扩大小额信贷对深度贫困农户的覆盖率。

  3.用好低保兜底政策。按照“应扶尽扶、应保尽保”的原则,以这次贫困人口动态调整为契机,将深度贫困地区符合条件的农村低保对象全部纳入建档立卡范围,给予政策扶持,并逐年适当提高基本生活保障水平,帮助其脱贫增收。

  4.用好保险扶贫政策。对深度贫困地区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在农业保险、涉农保险产品和带动贫困户脱贫、吸纳贫困户就业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保险产品,实行费率优惠。推行意外健康险、大病补充医疗保险等扶贫保险产品,更好保障贫困群众利益。

  (三)四条建议

  一是建议上级加大深度贫困地区资金支持力度。建议上级财政专门安排深度贫困地区专项扶持资金,用于扶持这些区域的基础设施、产业开发以及劳动力教育培训等。

  二是对深度贫困地区实行差异化扶持政策。深度贫困地区之所以较其他贫困户贫困程度深,为“贫困之贫、困中之困”,其改善人居环境和发展产业等相比其他贫困户难度更大,例如对贫困户的危房改造补助,按现有的扶持政策,一般贫困户有些自筹能力的可以把房子建起来,但这些特贫户一旦把旧房拆下,就很难建得起来,故此,必须要有差异化的扶持政策。

  三是加大深度贫困地区生态补偿的额度。我市的深度贫困地区既有脱贫攻坚的责任,同时也有保护生态环境的要求,要确保脱贫与生态保护相得益彰,特别是人地矛盾突出的地方,有必要提高这些区域生态补偿的标准。

  四是选择特殊的区域开展攻坚会战。特殊的区域需要特殊的措施来攻坚,吸收扶贫历史经验,围绕集中连片贫困村,集中人力财力物力,以大会战的形式攻坚克难。

扫二维码,手机阅读本文
编辑:芝洲莫鱼
分享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