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30日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记者 贺林平  浏览:0
0 分享 收藏 打印 增大字体 减小字体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又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出系统部署。落实中央精神,广东很快就有了针对性的新举措——

  日前发布的《广东省全面推进拆旧复垦促进美丽乡村建设工作方案(试行)》(以下简称《方案》)提出,合理引导农民将旧住宅、废弃宅基地、空心村等拆除复垦,腾退出来的建设用地指标以公开交易的方式,流转用于城镇建设,并把收益返还给农村、农民,用于脱贫攻坚和新农村建设。

  一剂妙方,既能缓解城镇用地指标的紧张,更美了乡村、富了农民。这“一石三鸟”之举,可望在10年内完成,每年预计复垦流转超过2万亩。在全省范围内全面推行拆旧复垦,广东又一次“敢为天下先”。

  “指标交易+耕种”双收益,促进农户增收

  阳春三月,春风又绿西江岸。肇庆市怀集县梁村镇镇武村,村民李哲武家破败的老宅旁,两垄韭菜长势正旺。

  “这里原来是个没用的旧猪舍,又脏又破,还引蚊虫。去年,我主动申请把它拆掉,腾出的半亩地用来种蔬菜,既解决了自家吃菜问题;还通过增减挂钩的优惠政策,得到了拆旧补偿款,一举两得。”李哲武说。

  在增减挂钩优惠政策下,肇庆各地都已开展农村拆旧复垦。据统计,自2008年以来,全市完成拆旧复垦面积约1.93万亩,已通过省国土部门验收确认并获得周转指标约1.74万亩;仍在实施的拆旧复垦面积约1.85万亩。

  按照《方案》,复垦指标通过广州耕地储备指标交易中心设立的交易平台进行公开交易,即可供各地市政府购买。所得收益扣除成本后,净收益按5%、5%、15%和75%的比例,分配给县级财政、镇级财政、土地所有权人和土地使用权人。

  最后一档75%,就是分给农民的。而且,复垦指标成交后,所得收益由交易平台直接拨付到县级财政、镇级财政、土地所有权人和农户等土地使用权人账户,有效避免克扣、截留、挪用。

  农民卖的是建设用地指标,并不是土地本身。换言之,农民拿了钱,仍旧拥有对土地的耕种权,可继续耕种产生收益。这么划算的交易,有利于调动农民积极性,发挥农民在乡村振兴中的主体作用。

  得知《方案》出台,李哲武又摩拳擦掌了起来。他指着自家已经年久失修的老宅说,“乘着这个政策东风,下一步干脆申请把它也拆了种庄稼,既得了实惠,地还是我的,何乐而不为呢?”

  为加大对贫困地区和革命老区等地区的支持力度,广东省国土资源厅还明确,保障2277个省定贫困村,以及原省扶贫开发重点县、少数民族自治县、原中央苏区、海陆丰革命根据地的34个县(市、区)拆旧复垦形成的复垦指标优先交易。

  突破县域限制,用地指标全省流转

  在广东的另一端,梅州市丰顺县大罗村有望成为拆旧复垦新政策实施的首个村庄。

  大罗村龙颈水库西北方向的岳潭地块,是原红十一军军部旧址。记者看到,一座座旧住宅横七竖八、残破不堪,猪舍、牛栏毫无规划,有的甚至突兀地建在狭窄的道路旁边。还有一些宅基地打了地基,却多年未曾建设,里面堆砌着建筑垃圾和生活垃圾,垃圾上面杂草丛生,加上周边零落散布的几幢旧房,一片荒凉景象。

  “这片地块上有44亩旧住宅、废弃宅基地,权利人改造意向强烈,目前已集约该地块土地所有权,拆旧复垦的潜力较大。”在大罗村委会议室,省国土资源厅厅长陈光荣一行展开了热烈的研讨,曾几次深入大罗村土地摸底调查的土地规划与调控处处长王功慧说。

  一片片无人居住、残破不堪的空心村,既妨碍村庄的整治美丽,又造成土地的闲置浪费。2008年以来,广东就按照国家有关总体部署,在15个地市开展了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农村复垦一块土地,节余的建设用地指标就可用于城镇建设。只不过,原有的增减挂钩政策只能限定在同一个县域范围内,不得跨县区流转。这就让城乡要素统筹流动的效果大打折扣。

  而此次拆旧复垦农村闲置建设用地,就是突破一县之行政区域,让要素在全省城乡之间合理流动。经过测算,预计每年复垦指标流转面积将超过两万亩,将为广东加快形成工农互促、城乡互补、全面融合、共同繁荣的新型工农城乡关系提供新动能。

  《方案》明确,拆旧以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人(即农民)自愿退出建设用地,并将旧房屋等地上建筑物拆除为基础。按《方案》规定,农民自愿拆旧的土地经过整治,达到可供农业利用的状态后,即可由县级国土资源主管部门牵头相关部门对复垦项目进行验收。经验收的复垦项目到省国土资源厅报备后,形成可以在省内流转用于城镇建设的复垦指标。

  取长补短,破解城镇用地紧张难题

  拆旧复垦农村闲置建设用地,实现用地指标全省流转,对城镇建设用地日益紧张的广东来说,是促进城乡之间要素合理流动的创见性思路。

  近年来,珠三角核心区地市的土地开发强度普遍接近“天花板”,用地指标紧之又紧,基本是“无地可用”。

  然而,更让人着急的是,农村还有大量废旧房屋、空心村等占用宝贵的建设用地。据广东2016年末的统计,农村居民点用地面积达82.19万公顷,占全省建设用地面积的40%,人均农村居民点用地面积达242平方米,为人均城镇建设用地面积的2.5倍,利用较为粗放。

  “农村旧住宅、废弃宅基地、空心村等闲置建设用地不利于乡村统一规划建设,同时由于无人居住管理,容易形成安全隐患和卫生死角,影响了村容村貌。”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杨林安说。

  放眼全国,这种现象远非广东独有。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当前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在乡村最为突出,其中农村基础设施和民生领域欠账较多,农村环境和生态问题比较突出,乡村发展整体水平亟待提升,国家支农体系相对薄弱,城乡之间要素合理流动机制亟待健全。

  杨林安分析,引导农民将闲置旧房屋复垦,形成绿色发展和生活方式,首先有助于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和美丽乡村建设。同时,复垦指标的流转是通过市场化调节手段取长补短,实现土地生产要素的合理优化配置,破解城镇发展新增用地不足的难题,实现城乡融合发展的新局面。

  《 人民日报 》( 2018年03月30日 10 版)

扫二维码,手机阅读本文
编辑:芝洲莫鱼
分享
首页